配资服务歡迎您的到来!

你的位置:首頁 > 公司动态 > 相關新聞

李洪陵:從農民工到大学教授

2015/8/4 9:52:16      點擊:

在自己古樸典雅的書齋里,手捧散發着油墨香的《禹迹南麓志》,年逾六旬的作者李洪陵從心底發出一絲微笑。

    这本由國家級出版社——新華出版社出版的新作,猶如錦上添花,與他的前四部著作擺在一起,360多萬字,涵蓋了他这些年的研究成果,成为他人生的一塊豐碑。

    他環顧自己的書室,品一口香茗,思緒的波濤在腦海里翻滾。

    仿佛變成了一個十幾歲的翩翩青年,捧着初中畢业證踏上家鄉的土地。不少孩子眼前展現着前程似錦的希望:升学、當兵、出去找工作。而他呢,因为家庭等原因,三條路都關閉了希望之門。

     他隻能回村種地,面朝黃土背朝天。好友告訴他,这就是“命”。

     當地有句俗話“命里隻有七合米,走遍天下不滿升”。

    李洪陵不信这個邪。他一邊在人民公社的生産隊里賣力的幹活,一邊夢想着跳出農門。兩年的磨砺,他長高了身體,学會了農活,为農民做出了一些好事,深得家鄉父老的愛護,但并沒有磨滅他到外面世界闖蕩的夢想。

     一次,村里派他帶領幾十名民工去修築水利工程。在这次出工中,他看到“一定要根治海河”,心想,这偉大的工程,必将會吸收水利工人,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在作为民工的過程中,他搶髒活、搶累活、搶重活幹,給領導留下極深的印象,“这孩子是塊好料”,村里幾十個出夫的民工中,唯一被留下當“農民臨時工。”

    當領導問他願意幹啥工種時,他堅定地說,那個工種最累、活最重、最危險,我幹哪個工種。这個工種是别人撿剩下的,他卻死心踏地地幹。當了一名架子工。可以說,當時的水利工地是藏龍卧虎之地。職工隊伍魚龍混雜, 有不少身懷絕技的人物被下放到工地幹活。他從这些人身上学到了架子工的絕技。

    他忘不了那個化險为夷的特寫鏡頭:一次,鐵路橋進行主梁吊裝,用的是走線纜索,類似于現在旅遊區的過山纜索。主梁吊裝是重要工序,場面很壯觀。第一件大梁起吊10分鐘後,由于大梁下滑重力突然加大,後面控制大梁的絞磨,突然失控,磨棍帶着人飛轉了起来,在这千鈞一發之刻,正在6米以外傳遞信号的李洪陵,見狀順手抄起一根撬棍,一個箭步飛跨,把撬棍斜插下去,把磨棍别在了撬棍上。隻聽當啷一聲别停了絞磨,彎腰勒住了鋼絲繩,使大梁即刻停止了下滑。避免了一場大的事故。作为李洪陵来講,在絞磨飛轉時進入圈内插撬棍,無疑等于玩命。稍微有點遲疑,定會被絞磨打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 吊裝發生險情的第二天,隊領導就決定招收李洪陵为安裝隊正式臨時工了。

     他于1971年7月,跳出了農門。步行120里從老家返回安裝隊,他一路哼着小曲行走如風,不斷念叨一段词曲: “鐵幕森嚴也有縫,掙破荊棘走大蟲。砸碎頭上緊箍咒,縱跳飛奔要騰空。一路行走快如風,泥濘崎岖顯輕功。苦境催逼窮生離,投身水利美願景。”

     “一招鮮,吃遍天”,就憑他学得的絕技,成了德州地區乃至山東省的小名人。以後的幾年,凡是遇到難題,人們都會来請他,幹了多次漂亮的活。

     1978年元月,李洪陵成为五級起重技術工。

    一次,德州地區物资局要搞一個大型行車吊,主梁68噸,跑遍濟南、天津及本市的十三局、建工局,就是找不到人吊裝,一直在原地擺放着,求到李洪陵。李洪陵帶領16名起重工,正式進入了工地。他設計了6台承載能力15噸的獨立吊杆,分别站立在行車吊組裝的兩旁。首先樹立起了兩根行車吊腿子,用6根鋼絲繩使其站立在兩頭軌道上。用滾杠把行車吊梁,運到了行車吊組裝位置。用6台獨立吊杆上的6套滑輪組分别鈎住行車梁的6個點,用6台配资服务作牽引。吊裝那天,随着李洪陵的一聲哨響,指揮旗一舉, 6台配资服务同時起动,68噸的主梁被輕輕吊起,升到16.5米時,指揮旗一擺,6台配资服务同時停止,随之落下保險閘。然後在6根鋼絲繩的牽引下,分别把兩頭的腿子運在了吊梁下。把腿子調正位置後,吊梁慢慢下落,在距離腿子5毫米後,兩頭分别插上了12根鍊接螺絲,然後全部松开滑輪,宣布主梁吊裝成功。從起吊到連接總共用了2個多小時,此活幹得幹淨利索。在現場觀看的紛紛伸出大拇指稱贊。

    還有一次,鋼化玻璃闆廠擴建。萊蕪鋼化玻璃闆生産線的重型設備多數在二樓,多數單件重量在5噸以上,懸空、吊挂設備都有。按保守的拆卸方法,要在廠房上拆洞,雇用大型吊車把設備吊出。當時萊蕪的吊車高度、噸位都不夠,勢必到濟南来租用吊車。这樣施工較为安全,但施工時間長,投入资金大。李洪陵施展自己的吊裝技藝,根據地形,自己設置吊裝設備。參加施工的職工都在設備安裝方面見過他施展技藝,還沒見過李在拆卸方面的技藝。因为設置的一些吊裝設備較为奇特,大家都特别感興趣,幹勁也大。原計劃用40天完成的任务,在李洪陵指揮運作下,僅用了26天就完成了任务。設備拆卸,比原計劃節省10多萬元资金。

    往事如影片翻轉,自1971年6月18日參加工作,至1995年11月18日結束第一職业,共計24年5個月,他多次主持工程項目的施工,都能善始善終的完成任务,特别是主持重大吊裝,猶如民對西班牙鬥牛一樣危險,经常主持这項工作的人沒出過事故的很少,这是他的第一大幸運。他聊以自慰:幾十年辛勤的勞作及清正廉潔的作風,赢得社會上良好的聲譽,受到人們的尊敬、信任,我心足矣。

    很長一段時間,李洪陵的身份是農民臨時工,有時失掉了户口。有了一技之長之後就應知足了。人言“知足常樂”嗎。然而,他不。他的簡曆疊印上,有好幾處科長。生産科長、技術科長、供銷科長。 “不知足常樂”,“螞蟻吞大象”,也是他的抗争。他成了廠長助理,總工程師。有人是乘勢而上的,他卻要求卸任。他回憶:“自進入禹城以来,在事业上多次起伏动蕩。當人們人生中遇到難題或事业衰敗時,我就被啟用,當人們順利或事业興旺時,我就要被冷漠,我再也经不起这種刺激了。我有能力盡快使車間興旺起来,興旺起来後我怎麼辦?我想在使企业興旺之際,辦理内部退休手續,以備退場。”廠長當場拍闆:“在辦理内部退休手續的同時,給你發兩個聘任證書,一個是聘你为禹城市鋼化玻璃闆廠廠長技術總顧問;一個是禹城市鋼化玻璃闆廠總工程師。”

     農民臨時工出身的李洪陵攀登上總工的高位已屬鳳毛麟角,怎會有第二次飛躍呢?奇迹竟然在他身上出現了。剛剛廠内退休手續辦好,就有人“三顧茅廬”,請他出山,從事大禹的考察研究。

    1996年2月份,禹城市文化館館員、考古专家肖德順来到李洪陵家拜訪,他說:“市政府要求考證禹城古迹,特别是考證有關大禹在禹城的治水政績。現在沒人接受考證这些事。你是否給我幫幫忙,共同完成市委、市府交給的任务?”

    李洪陵答應下来,緊跟肖德順對禹城古迹進行考察,重點考察龍山文化層在禹城的分布情況。他首先參觀了禹城市文化館的文物保管室,室内放着700多件龍山文化時期的器皿,有石斧、三孔石鐮、陶紡輪、半月形石刀等。这些价值連城的器物,都散放在水泥地上,實在是沒人重視。後又到禹息故城、禹王亭、雙槐冢、邢寨汪等二十幾處遺址實地考察。这些地方都出土過龍山文化時期的器物。

     就这樣,他深入民間,搜集民間傳說民,實地考察,研究出土文物,鑽入古籍,甄别史料,去僞存真,去粗取精,寫出了一篇篇有价值的論文,使大禹的曆史功績彰顯于世。

     他發現龍山文化時期,这里曾有密集的人群居住,并且是一個比較發达的地區。这段時期與史書記載的大禹治水時間相吻合,这說明大禹治水時期,禹城區域已经是較为文明發达的區域。 1996年8月份,李洪陵根據史料記載、實物證據、民間傳說,寫出了第一篇考證文章,即《禹城禹迹考證》,發表在禹城文化報上,後来被先秦史研究动态(總35期)轉載。引起了有關單位的重視。

     1997年10份,他寫了第二篇考證文章,即:《禹息故城考—中華早期民族融合的紐帶》。2002年2月份,他寫了第三篇考證文章,即《論大禹文化的先進性》,發表于大禹文化文集(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)。

     2007年10月,他寫了第四篇考證文章,即:《鬲國考證》,發表于先秦史研究动态(38期)。 論文一發表,引起史学界的廣泛重視。在这里召开了相關會議,充分肯定了李洪陵的研究成果,使他名聲大振。

     1996年2月份至1997年10月份,李洪陵是作为禹城市文化館肖德順的助手研究大禹文化的。1997年10月份以後,他應聘作为德州科技職业学院講師,研究先秦文化。首先研究周易、大禹文化,考證大禹在禹城的治水活动情況和禹城的古迹。後又研究儒学、道家学說。1999年6月份後,在德州科技学院講授先秦哲学。

    2002年4月份,他參加中國先秦史学會在禹城市召开的大禹文化研讨會,提交論文《禹城禹迹考證》《禹息故城——中華民族早期融合的紐帶》,并在大會上做了重點發言。来自全國20多個省市的58位学者专家,一致認为禹城是大禹治水時期的主要活动範圍之一,留下了許多古文化遺址和曆史傳說,有很重要的進一步开發和研究价值。2002年6月份,被德州科技職业学院聘为副教授。2004年10份,被聘为教授,站在大学講台上,講授先秦文学。

     2007年8月份,李洪陵參加中國先秦史学會在禹城市召开的大禹文化研讨會,提交《論大禹文化的先進性》《鬲國考證》兩篇学術論文。在會上做了重點發言。深得中國社會科学院曆史研究所所長、中國先秦史学會常务副會長孟世凱認可,後由他介紹成为中國先秦史学會會員。

    2007年以後他還應邀出外講課。开始廣泛接觸宗教界人士,开始對佛教、道教、基督教的研究與探讨。研究中華傳統文化,研究多層面、多領域、多宗教的古今中外文化,目的是尋找人生規律、探讨社會運动規律,以尋求更有价值的人生。

    自1995年結束第一職业以来,他就注重理論聯系實際,深入社會的各個層面,廣泛搜集素材,以尋找、論證事物變化的規律性,取得了一些突破性進展,對于指導實際工作、規範人生活动,意義非常重大。

    夏禹文化及易学文化,作为古代的先進傳統文化,在中華民族的形成與發展中起了重要的促進作用。古傳統文化是中華文化的中流砥柱,它使中華民族向着文明目标不斷前進。夏禹文化的光輝将永遠照耀着中華民族前進的曆程。

    李洪陵一生多變动,居住環境、工作環境、活动環境、朋友環境、政治待遇環境、经濟狀況環境等,都是幾年改變一次。每到一個環境,時間一長,就自然擔當起人們的顧問角色。平民遇到疑難問題,有求問者,必然要給予解答。創业者要興辦事业,有求問者,也必然回答。長此以往,在廣大人民群衆中形成求問慣性,就成了職业顧問了。

    常年的顧問生涯,也積累了一些经验,他總結出了一些人生基本道理,回憶起来,意味深長。他從首都、省城到縣鄉鎮、農村,都曾经居住、工作、生活過,上至高官、专家学者、各類名人,下至貧民、乞丐,都曾交過朋友,工農兵学商、三教九流,都曾介入過,對社會多階層的狀況較为熟悉。自1994年6月份至今,18年来他長期擔任顧問的一些單位,都是由低谷走向興旺,直到成为實力雄厚的實业集團公司,其中业主自身努力是主要原因,李洪陵的直接出謀劃策也起了一定的作用。